近夏時節,四川雨季豐沛,綿綿細雨不見停息,街市攤販撐著小布篷叫賣,行人寥寥漫步於雨間,雖然集市人眾稀少,但多數行人都落坐飯館或酒棧,或是與友人談話嘻笑、或是靜望窗外雨景。

  雨量雖不龐大,但綿長不停的細雨卻讓街市宛如罩著一層朦朧的薄紗,隱帶幾分美感,因此,誰也沒有注意到暗處那見不得人的黑暗之手。

  林間,隱藏著殘破、杳無人煙的小廟,廟裡寒氣甚重,隔著雨幕,彷彿能聽見細微的啜泣、哽咽,帶著軟軟無助的童聲。

  推開厚重的門,廟裡角落綣屈著數道小小的身影,當他們看見朝自己走來的高大男子時,皆露出畏懼的神態。

  男子肩上扛著一個布包,布包不斷蠕動著,就見男子露出不耐煩的神情將布包丟至孩童們面前,扒拉著打開布包後,一顆小小的頭顱露了出來,是名看來不過六、七歲的小男童。

  男子將人丟下後轉身離去,絲毫不因孩童們可憐兮兮的低泣為之動容。

  被丟下的小男童看見正前方跟他差不多年歲的小男孩和小女娃,眨眨那雙圓潤明亮的大眼睛,好不容易從布包裡爬出來,先是揉揉作痛的屁股,隨後才開始打量所在之處。

  近期四川發生不少孩童失蹤案件,失蹤的孩童父母心急如麻,官府雖然已經貼出榜單搜索卻無消無息。

  不同於其他害怕恐懼的孩童,小男童打量破舊的廟宇後,轉而看向縮在一塊兒的孩童們,約末有十來人,每個都跟他差不多年齡,長的是眉清目秀,看起來好不可憐。

  小男童偏著頭,伸手拍拍離他最近的一名小男孩兒,小男孩兒見他一臉無辜與茫然的樣子,揉揉哭得紅腫的眼睛。

  「你……你也是被拐帶來的嗎?」

  小男童眨眨眼,依舊面帶茫然。

  「……?你沒事吧?」小男童的反應異常,小男孩兒擔心地問,得到的回應卻是小男童拍拍自己胸膛,然後指自己的脖子,搖搖手,示意他不會說話。

  小男孩兒看起來是聰明的,一下子就意會他的意思;他先是愣了幾秒,隨即在地上四處尋找,在腳邊看到一支樹枝,撿起來交給小男童。「這個給你在地上寫字。」

  小男童接過樹枝,露出大大的笑容,猶帶嬰兒肥的臉頰兩側梨渦襯著他的笑容十分可愛,讓人忍不住也回應笑容。

  「我、我叫大寶,你呢?」眼前宛如玉娃娃般精緻可愛的小男童笑容莫名讓他平息內心恐懼,大寶鼓起勇氣和小男童聊天。

  『我叫唐越,這裡是哪裡呀?』唐越用樹枝在地上畫著,字體圓圓的很可愛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……我是前天被拐來的……」大寶耷拉著眉毛,轉頭看向縮在他身後的其他人。「他們來的比我好久囉……」

  當大寶看向那群孩子們時,他們的反應都很驚恐,身上髒兮兮的,有幾名孩子看起來骨瘦如柴,小小的臉頰微凹陷,看來像是過得很苦。

  唐越偏了偏頭,起身無視大寶的阻止走向廟門口,方才把他帶來這裡的男子已經不見蹤影,好像沒有人看管他們,可是唐越心裡知道,某處一定有人在監視他們。

  他們的企圖是什麼?唐越不解。

  唐越不知道綁架他的人是誰,也不曉得那群孩子的來歷,不過他自身背景不凡,小時候的教育與學習讓他遭遇危險時能夠試著冷靜下來,他也覺得自己做得很好,至少沒像其他孩子們一樣哭哭啼啼。

  不過並不表示他不害怕,畢竟這是他第一次被帶離家門那麼遠,只是他心知哭泣不會讓他的現況有所改善,是以他強迫自己鎮靜。

  唐越走回大寶身邊,看到大寶一臉害怕與擔心,不禁拍拍他的肩膀安撫,他在地上寫道:『沒事,不怕。』

  「真的嗎……?」大寶不相信,他被帶來這裡兩天多了,吃不飽穿不暖,晚上睡也睡不安心,害怕以後再也見不到爹娘,只能一直哭個不停。

  大寶的反問唐越並未回應,他撓撓臉頰,一臉莫名。他是午後從家裡溜出來的,還翹了夫子的課,哥哥們如果發現他翹課應該會出來找他,剛看天色已經黃昏,這麼久還不見人肯定會察覺不對。

  被綁後唐越一直不太擔心,主要是因為他覺得家裡人肯定能找到他,只要綁架他的人不要太快將他帶到別處,沒準再過不久他就安全了。

  不過世事總是怕什麼來什麼,唐越才剛覺得自己很快就能回家而已,方才將他帶至破廟的男子已經回來了,身邊還帶了兩個人。

  「把這些娃兒都帶上馬車,準備北上。」

  「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三批了,會不會引起別人注意?」

  「許大人,門主綁架這麼多孩子究竟為的是什麼?」

  聽到身後兩人嘀嘀咕咕,被稱為許大人的男子皺起眉頭,怒斥:「多話!讓你們做什麼就做什麼,哪有那麼多問題!」

  「對、對不起。」

  「通通帶上馬車,一個也不能跑了,否則門主怪罪下來,後果自負!」男子警告完就轉身率先離開。

  留下的兩人臉上誠惶誠恐的表情在男子背對他們後轉為不屑。

  「囂張什麼,也不過是門主身邊的狗而已!」

  「是嘛!不過人家比我們還要早效忠門主,自然有囂張的資格。」

  「算啦,幹活幹活!」個子較高的男子來到唐越他們面前,一把揪起大寶的胳膊。「走!」

  矮個子的男子拿了條繩子靠近,將縮在一起的孩子們綁起來,拖著他們往外走。

  刻意躲在大寶身後的唐越聽見他們三人的交談,心裡立刻明白那三人要將他們帶到很遠的地方,一但離開這裡,可能他就再也無法回家了。

  思及此唐越皺起兩道小小的眉毛。

  要逃嗎?他會一點點輕功,只要那三人不是什麼武林高手,他獨自一人要逃離並不是難事,可是……唐越為難地看向眼前的大寶後腦,他身後可還有十來名哭哭啼啼的小孩兒呢。

  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是好時,他們已經被帶至一輛馬車旁,拖著他們的男子將他們一個個推上車廂,嘴上罵罵咧咧,讓年幼無知的小孩兒們害怕不已,等他們全都上了車廂就將簾子放下來,完全不擔心他們會逃走。

  待了一會兒馬車就開始動了,車廂顛顛晃晃,顛得唐越總算下定決心了。

  他抓著大寶的手一字一字緩慢地寫著:『我要逃走啦!』

  「咦?不、不好吧,很危險的。」大寶反抓住唐越的手,一副怕他離開的樣子。

  『我逃了才能找人來救你們呀。』唐越頓了一下才又寫:『我一個人沒辦法救你們的啦!』

  「可是……失敗了怎麼辦?」他們是小孩子,對方是三個大人,就是跑也跑不贏吧。

  『我一個人逃,失敗了你們也不會有事呀!』唐越歪頭,無辜地注視著大寶,後者被他看得臉紅,看到大寶一張圓餅似的臉紅得像蘋果,唐越好像想到什麼似的從腰間解下一個小布囊給他。

  「這是……什麼?」大寶不解地打開布囊,裡頭有數十顆小豆子。

  『你每隔一段距離或到一個地方就丟顆豆子,我就能尋著豆子找到你們啦。』這是他們家用來傳訊的豆子,入土即會長出一朵紅色小花,要不是他被抓的突然,又被塞在布包裡,他就用豆子來求救了。

  大寶心慌慌地,不曉得該不該相信唐越,心裡覺得唐越不會騙人,又忍不住想就算騙人也害不到自己,只好捏緊手中的布囊點頭。「那……你要小心哦……」

  唐越對他笑笑,轉頭向其他小孩兒們拍拍胸口,要他們安心等著,一群小孩兒雖然看不懂唐越想表達的意思,但從剛才大寶的話也隱約聽出唐越要做的事,臉上無不擔心、慌亂,卻又忍不住抱著一絲期待。

  這個小哥哥如果能跑掉的話,也許就會有人來救他們了!小孩兒心思單純沒有想太多,只期望能盡快脫離危險回到爹娘身邊。

  唐越掀開車簾,才剛探出一顆頭而已,上方突然傳來斥聲:

  「小鬼,想找死嗎?」唐越抬頭,就看見那名綁架他的男子坐在車廂上瞪他。

  雖然對方的表情很懾人,但是唐越從小就被家裡人寵著長大,向來不把別人的惡意放在眼裡,他只是朝男子吐舌頭做鬼臉,在男子還未反應之前,咻地一聲,小小身影已經衝出車廂。

  原本看他們只是群孩子而沒有放在心上,男子怎樣也想不到一名才七歲左右的小孩兒居然有一身好輕功,愣了須臾,人亦如箭般自車廂上飛疾追去。

  若讓這小鬼跑掉,後果恐怕不堪設想!一想到這裡,男子臉上已佈滿殺意。

  既然獵物還有腳能跑,那就削了牠的腳吧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無法回應的長老 的頭像
無法回應的長老

-追求愛與希望(=BL)的真諦-

無法回應的長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